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程 > 方舟子的“底气”:读《我的两个世界》

方舟子的“底气”:读《我的两个世界》

方舟子的鈥湹灼潱憾痢段业牧礁鍪澜纭当我在厕所里看到方舟子考证出《笑傲江湖》开始的那一年为正德三年(公元1508年)之后,我赶紧转移到客厅的沙发上,端正态度,拜读了方舟子文化随笔集《我的两个世界》的大部分文章。

我知道方舟子大名的时候,他已经是名声在外的科普作家、打假斗士。我对方舟子身陷其中的纷争没有详细调查和密切跟进,所以不能评述各方的是非曲直。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一个文气甚至文弱、较真甚至偏执、严苛甚至刻薄、激昂甚至偏激的形象。我更多的把他归类为公众人物的行列。《我的两个世界》丰富了我对方舟子的认知:他是中文互联网领域的先行者之一、是中国文史的发烧友、是社会现实固执而敏感的观察者。

这本书收集了方舟子二十多年行走江湖的随笔和评论。之所以取名“两个世界”,不是说方舟子有什么“阴暗世界”,而是“历史的中国”与“现实的美国”这两个看似不相关的世界。方舟子有如今青年罕见的中国文史的童子功,留学美国后也没忘在互联网上显摆自己的文史功底;同时,美国求学经历对方舟子严谨科学态度和独立思考能力的锻炼和要求、美国生活观察和归国后的比较,又让方舟子把文史和现实、中国和美国联系在了一起,感悟不少。

坦率的说,方舟子的历史随笔在今天看来并没有太新颖的观点,也没有系统的理论(见《明朝值得细说》、《文史杂议》两部分);诗词鉴赏的文章在我看来更多的是作者个人的品读(见《共度千年时光》部分);作者在《大师的侧影》部分提到文坛纠纷,毫不掩饰自己对鲁迅的崇拜,多少显露出他经常示人的批评的一面。读方舟子的文史文章,时不时出来怀疑和翻案。方舟子用理性和科学思维,重新考量了中国古代不少的人和事。比如他对古代不少史料的怀疑。在提到他人对张居正的攻击时,他说:“既是密谋,史官焉能得知……绘声绘色,如亲临其境,那是把历史当小说了。”“莫非王士贞在张居正的卧室装了窃听器?”(第30页)方舟子觉得《史记》并不是很严谨的史书,里面有不少神话、鬼话、传闻和小说家言。”(第100页)自然,其他的史料也多有可商榷的地方。当然,方舟子的文章没有沉溺在史料考辨中而不可自拔。正像生物学家做实验的目的不是数据而是结论,我们读史料的目的不是辨别真伪,而是感悟历史规律。方舟子文中不乏历史感悟,比如他觉得儒家教育的宗旨和内容说得再天花乱坠,一言以蔽之,就是为了“做官”。又比如:“理想的官员应该是对皇帝绝对服从,没有独立思想和人格的奴才。”(第56页)“诺顿一世不仅是个小丑,也是个政治工具,这和世上大多数帝王也没有什么区别。”(第161页)非对中国历史有相当研读者,是写不出这类语句的。

在《美国传奇》、《中美之间》等现实内容部分,方舟子展现了两大块主要内容,第一是介绍美国的社会形态和生活,第二是通过中美比较来抨击社会上的丑恶现象。这些内容读起来有些类似“林达”的美国观察文章。但是,“林达”的文章是方舟子大力批判的一类行为。在方舟子看来,林达展现的美国不是真实的美国,而是削足适履后的二手货。“这种符合中国读者口味,半真半假的文章读起来当然是舒服极了……在这个假货横行的时代,知识界也不会例外。”(第204页)方舟子一边展现他认为真实的美国,一边联系国内招摇撞骗的行为,有针对性地介绍美国相关真实情况,涉及科研造假、大学教育、司法制度等等。“这些都是利用国内普通人对国外情况的不了解来拔高自己。但是时代早就变了……在互联网的时代想要继续利用国内外信息的不同步糊弄国人,已经越来越难了,却总还时不时地有人要冒险一试,我们仍需时刻警惕。”(第229页)

《我的两个世界》语气平和,思维严密,行文流畅,内容丰富。相信有不少人和我一样,对方舟子的形象局限在媒体上报道的那一面,对纷争之外的方舟子知之甚少。此书能丰富方舟子的形象,加深我们对他的了解。

有一种观点认为,不管你喜不喜欢方舟子,你都不能否认方舟子存在的正面意义。尤其是在纷繁复杂的转型时期,方舟子的存在对社会发展是有利的。我想补充的是,批人必先正己,打别人假的人自己必有过人的学识。不管我们认不认可方舟子的“打假”行为,他那严谨的怀疑和深厚的学识都让我们不能否认方舟子具有打假的“底气”。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