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程 > 崛起语境下的中国作用

崛起语境下的中国作用

    6月末,温家宝总理对欧洲进行了国事访问,这是中国总理在一年时间内第二次造访欧洲。欧洲各国政商各界使尽浑身解数,争相靠拢“财大气粗”的中国。他们希望中国购买希腊、葡萄牙等国的国债,拯救两国已经岌岌可危的国家信用;他们希望富裕起来的中国企业增加在欧直接投资,希望向中国出口更多的商品与服务,保住摇摇欲坠的欧洲人的饭碗。总之,“中国拯救欧洲”成了温总理访欧期间的热门词。中国政府也承诺购买更多的欧洲国家债券,扩大中欧商贸往来。

  无独有偶,也就在28日,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发表文章,称在中国颇受欢迎的基辛格先生,在一个全球化研讨会上,将当今中国比作1947年的美国。基辛格指出,1947年处于没落时期的英国的外交大臣贝文迫不得已对美国国务卿说:“作为最大的债权国,美国现在必须在建立新秩序方面承担领导责任。”由此,美国发起了重建欧洲的“马歇尔计划”。作为如今世界最大债权国,中国相当于1947年的美国,应该再次“重建欧洲”。基辛格认为中国在构建世界新秩序方面“责无旁贷”,“作用只会扩大”。这篇美国新闻的标题是:《中国应听取基辛格的建议:你现在高居首位,开始领导吧》!

  欧洲政商精英和基辛格先生在呼吁中国拯救欧洲,而另一些欧美精英大不以为然,认为基辛格言过其实。少数人对欧洲政商高层“紧抱”中国大腿的做法,深恶痛绝。这反映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发展趋势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是看好中国,另一种是唱衰中国。 “中国拯救欧洲”就是典型的看好中国的言论。而唱衰中国的言论,在二十年前是“中国崩溃论”,认为中国保持不了高速发展,很可能步苏东的后尘,甚至分裂为几个国家。十多年前,这种论调转变为“中国威胁论”,认为中国的强大对世界是个威胁。如今,它表现为少数人对本国政府向中国政府“献媚”的反感。他们习惯于戴“有色眼镜”观察中国,能把稀疏平常的事物联想到爪哇国去。比如,个别欧美人呼吁抵制大批涌入的“中国制造”商品。在他们看来,购买“中国制造”就是认同乃至鼓励中国东南沿海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而这些产业是建立在对中国丰富的煤炭产品的过量开采之上的,是和日益严重的污染、高强度的劳动和缺乏保障的劳动场景联系起来的。总之,不管中国怎么做,这些人都能和坏处联想到一起。2008年的经济危机沉重打击了后一种论调的市场。如今的世界,看好中国是主流,“中国崛起”已经成了世界范围的热词,甚至有人预测未来将是美国和中国“G2集团”主导世界。

  从“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到“中国拯救欧洲”,背后都隐藏着观察者在应对一个日益强大的中国时的茫然和期许。现在,估计就连最唱衰中国的分子都不得不承认中国崛起的事实了。

  遗憾的是,崛起的中国还拯救不了欧洲。欧洲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高福利的社会保障制度和日益丧失活力的经济之间的矛盾造成的。中国没有能力也不可能替欧洲各国承担无底洞一般的社会运转开支。国际社会的运转,除了民族国家各自管好自己的事情外,国际秩序的主导国家或者国家集团需要发挥额外的作用,扶危济困,应对危机,无偿提供“全球公共物品”给所有国家分享。现在,美国以及欧美集团在提供“公共物品”方面越来越力不从心,可中国也没有这种能力。

  中国本身面临许多问题:一方面是伴随着三十多年的快速发展带来的社会资源分配不均的大问题,很多人群被飞速发展的社会边缘化,甚至于跌落贫困的深渊。社会不公正现象尚且存在;一方面是中国发展的质量不高。如何改变发展方式,实现健康稳定、可持续的发展是摆在中国政府和人们面前的迫切问题。这两方面问题的处理,关系到中国的稳定和未来。中国政府和全社会都应优先、全力处理这两大内部问题。如果处理不好,世界不仅会少一个真正的强国,尚未走出泥潭的全球经济和亟需援手的欧洲国家也将丧失潜在的希望。

  对于中国人而言,国家地位的高低,能在国际社会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不在于响亮的口号,也不在于强硬的姿态,而在于自立自强。外界的鲜花和掌声,更不能表示中国的真正地位。叫好声汹涌澎湃,容易让人失去清醒的认识,妄自尊大,或者固步自封,躺在成就上睡大觉。个别别有用心的人过分吹捧中国,鼓吹中国承担过多的责任,为某些欧美国家的失误和衰落买单。这是值得中国和一切真正为中国着想的人士警惕的。每一个国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有不同的责任。一个真正崛起的大国,应该在国际上承担更大的责任,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应尽之义务。但是,如果让一个还在崛起中的国家,过早地承担额外的责任和义务,不仅对国家的发展不利,也对国家社会的运转不利。切莫让中国的发展被不切实际的“大业”“重担”压垮。要多谈些内部问题,少谈些宏伟蓝图。

  看好中国的绝大多数人,相信是真心为中国喝彩、希望中国好的。但中国还不能急于“入场救市”,还需要有充分的时间解决国内问题,实现建康稳定和可持续的发展。这不仅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国际社会负责。

 

(中国新闻周刊网站专稿,已发表。http://viewpoint.inewsweek.cn/commentary/commentary_detail.php?id=82



推荐 0